香港一世發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新界區 元朗 | 上水 | 粉嶺 | 大埔 | 葵涌 | 荃灣
九龍區 長沙灣 | 深水步 | 太子 | 大角咀 | 旺角 | 油麻地 | 佐敦 | 尖沙咀 | 紅磡 | 土瓜灣 | 九龍城 | 觀塘
港島區 西環 | 上環 | 中環 | 灣仔 | 銅鑼灣 | 天后 | 炮台山 | 北角 | 西灣河 | 筲箕灣
搜索
查看: 2862|回復: 1

我、女兒和小老公

[複製鏈接]

3109

主題

3134

帖子

1萬

積分

元老

Rank: 5Rank: 5

積分
12852
發表於 2018-6-20 00: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叫米琳琳。
今年三十歲。有個八歲的女兒。
因為離婚了,我女兒就跟了我姓,叫米娜。
事實上米娜是我領養的。
我算得上是個欲女,不到二十歲就和男朋友發生了關係。
流産了兩次,又為了後來的兩人男朋友各流了一次産,二十三歲結婚,才知道前面多次流産導致了不孕不育。
但老公挺愛我,知道我不孕,就領養了一個女兒。
後來的日子過得很開心,直到兩年前,老公忽然和我離婚。
原來他從知道我不孕開始就養了小三,小三給她生了個女兒——就是後來領養給我的米娜。
兩年前,那小三生了個兒子,老公就和我離婚了。
我這時候才知道米娜是他們的孩子。
我傷心難過。但養了七年養出感情了,就要求米娜歸我帶,不要告訴米娜真相。
一年前,我閨蜜的外甥到城裡讀書,借住到我家的別院裡。
他叫鄭一帆,小時候他住在他的外婆家,在我們村子裡上的幼兒園,那時我二十二歲,正好是他的老師。
下面的故事就是關於他的。有點奇妙,有點不可思議。
上、
那天,正好是我來大姨媽的時候。
我早早到幼兒園,學生們都還沒有到,我就到廁所換了一片衛生垫。
我們幼兒園的廁所雖然分男女,實際上小孩子都混著用。
就在我換上一片新的,起身準備提起內褲的時候,小帆忽然跑了進來,掏出小小的鷄鷄想撒尿,看到我,忽然指著我們下面問:“老師,那是什麼?”
我雖然已經不是處女,但是被一個小屁孩這麼問,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再說,也不能教壞小孩呀。
我就說:“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誰知他忽然說:“呀,老師的屄怎麼出血了?”
原來他看到我換下的衛生垫了。
我又好氣,要好笑。
原來你知道“屄”是什麼呀。
這麼小就這麼壞,想讓我親口說出“屄”這個字。
這時我已經提好褲子,他也撒完了尿尿。
我輕輕揪著他的耳朵說:“小屁孩,你懂什麼?你知道那是老師的屄,還問老師做什麼?那你說屄是做啥的?”
他說:“屄當然是用來尻的。我知道老師長毛毛那裡是老師的屄呀,我是問老師褲子裡貼的什麼呀?怎麼出了這麼多血?”
“尻”在我們那裡就是“插(屄)”、
“做愛”的意思。
我心裡就想,現在的小孩子這麼早熟呀。
就說:“沒事,女生長大了,有幾天屄屄會出血的,不然屄屄會壞掉的。老師內褲裡放個棉垫,是不讓血流到褲子上被別人看到。”
這時忽然興起,就撸了幾下他的小鷄鷄,他的小鷄鷄已經可以撸開,露出龜頭了,還硬邦邦的。
他咯咯地笑著。
我接著說:“小帆,你不要把看到老師這裡的事告訴其他同學。也不能告訴你小姨。”
她小姨就是我的閨蜜。這種事怎麼能讓她知道。
我不放心,又說:“只有你誰都不告訴,過幾天老師的屄不流血了,就讓你尻一下。”
說完,我的臉竟然發燙了,心也通通跳。
一個星期後,我兑現了我給他說的話,真的讓他插入了。
那是放學後,我要他留下了打掃衛生。
學生們很快走光了,我反鎖上教室的門,輕輕對他說:“小帆,你有沒有把那天的事說出去呀?”
他說:“沒有呀,老師。我會保守秘密的。”
我說:“嗯,小帆真乖。老師今天讓你尻下,你敢不敢尻?”
他說:“嗯,敢呀。”
我又說:“你知道怎麼尻嗎?”
他紅著臉笑著,沒有說話。
我就說:“來,脫了褲子。”
他脫了褲子,嬌小的鷄鷄竟然也挺著。
我掀開裙子,脫去底褲,坐在凳子上,掰開陰門,對他說:“看到老師這裡有個洞洞了嗎?那就是老師的屄洞,你把你的鷄鷄插進去就行了。”
他走到我面前,說:“原來屄屄長得這個樣子。真好看。”
被一個小娃娃誇陰門好看,真的有種別樣的感覺。
他又說:“老師的屄屄這裡好多水,是尿尿嗎?”
我笑著說:“不是尿尿呀,是想給你尻了,流點水出來,潤滑潤滑。”
然後他就笑嘻嘻地插入了。
我應該是被大鷄巴插慣了,又或者他的小鷄鷄太小了,我的陰道沒怎麼有感覺。
但被一個小娃娃插入又是一種別樣的興奮。
我竟然忽然高潮了。
聽到他忽然說:“哎喲。好多水出來。剛才老師的屄夾了我的鷄鷄,夾得好疼。”
說著他就把小鷄鷄拔了出來。小鷄鷄濕漉漉的。
我說:“小帆,老師的屄尻著好玩嗎?”
他說:“嗯,往裡插的時候,好好玩,熱熱的。不過後來夾了一下,有點疼。”
我笑了笑,說:“小帆,那是你讓老師好快樂。答應老師,你不說出去,下次還讓你尻。”他答應了。
後來我們又這樣進行了一次。那次我沒有高潮。
弄了大半個小時,還是沒感覺。畢竟是小娃娃。
後來也不想著再來了。他也沒追著要尻我。
又過了兩個月,他回老家了,直到這次他住在我的別院裡之前,我都沒見過他。
這次再相見,他好像不記得我了。
他小姨也沒告訴他我就是當年幼兒園教他的老師。

下、
幾天之前我忽然發現小帆和米娜之間關係不對。
我慢慢套問米娜,才知道,他竟然一年之前就把米娜給尻了,並且這一年來,差不多天天尻——原來這一年來,米娜一放學就去找他的帆哥哥補習作業,是因為被尻出癮來了,他們見面第一件事就是尻屄,然後才是補習作業。
通過米娜和小帆後來的叙述,我弄清了他們第一次的過程——
多少就是因為的我的關係,小帆早早就學會了自慰。
一次半脫著褲子自慰的時候,被米娜無意中看到,米娜好奇,跑過去問,小帆想提起褲子已經來不及,就大膽露給米娜看。
米娜也是的,竟然用手套弄著小帆的鷄巴說好大。
小帆就告訴米娜,撸下去小鷄會吐水。
米娜不信,就一直撸下去,直到小帆射精。弄得米娜滿手都是。
米娜說那時尿尿,小帆就告訴她,射出的是精液,可以讓女生懷孕等等。
然後就給米娜上了一堂生理課。
米娜更加好奇,問小帆,自己會不會懷孕。
小帆就說,還太小,不會懷孕的,又說了女生的青春期,生理周期什麼的。
然後米娜又問,尻了不懷孕會怎樣,小帆就說,尻屄不單單是為了懷孕,更是快樂的遊戲。
然後米娜就要試試,然後就被尻了。
米娜破了處女膜,流了血出來,小帆為了給米娜止血,用舌頭不斷舔,竟然給米娜帶來快感。
那時候小帆還不知道什麼是口交,但是歪打正著開啟了米娜性高潮的大門。
此後的幾天,米娜都是讓小帆給她舔,然後幫小帆自慰到射精。
有幾次小帆讓米娜吞下了他的精液,慢慢米娜習慣了精液的味道。
八天后,是個星期天,米娜終于經不住小帆的勸說,再次讓小帆插入了。
這一次小帆把米娜尻出感覺來了,從那天開始,他們就幾乎天天尻。
那時候我正傷心臭男人和賤女人,沒注意米娜的變化,現在想來,米娜被破處那天,她行動緩慢,自己弄吃的。
還開始自己洗內褲。我只道是女兒長大了,知道體谅媽媽了。
米娜一開始告訴我,我五味繁雜,一邊想去暴打小帆一頓,一方面又想一定是我當年為了一時性慾誘惑他才讓他這麼小就敢玩女生的,反正米娜是那個臭男人和那個賤女人的女兒,被插過我的一個人插了,我應該高興才對。
甚至還想,他既然能把米娜尻的上了癮,一定也能把我尻的很爽,反正被他尻過,不如再讓他尻尻試試。
又想到,米娜七歲就被尻了,我是十九歲才破了身,對比我自己,想著小女娃將來可不得了,不知會搞多少男生呢。
然後我仔細檢查了米娜的陰部。
陰道口被插的已經閉合不上了,周圍凸著一圈肉。
從米娜的陰道口判斷小帆這時的鷄巴已經成人大小了。
米娜的小陰唇已經變黑發亮,突出到大陰唇外面了。
整個陰部隱隱有著精液的氣味。
在我偷偷看過小帆和米娜的一次尻屄後,我決定把小帆變成我的床伴。
小帆的鷄巴大小和做愛動作已經不亞于成人了。
再想到米娜畢竟是小孩子,這麼被尻下去,多半也會不孕的。
而以我的技術,一定會讓小帆欲仙欲死,不再想尻小孩子。
我就讓米娜去跟他說,我是他幼兒園的那個被他尻過的老師,現在他長大了,可以再接著尻了。
米娜忽然說:“不是吧,我不會是帆哥哥的女兒吧。”
我咯咯一笑,說:“怎麼可能,不過,我想你帆哥哥做我小老公,也算是你爸爸了。”
米娜說:“不要,哥哥說過,要做我老公的。”
我只好說:“好吧,白天你帆哥哥是你老公,晚上是我老公,總行了吧?”
誰知那小丫頭竟然說:“好吧,我是帆哥哥的大老婆,你是他小老婆。”
說完笑著跑了。
小帆來了,我說:“你不是才想起我是你的老師吧?”
他說:“米娜剛才不告訴我,我還真不知道。主要我不記得老師的姓了。只是想你和我姨一個村子,應該是同姓。”
我說:“你怎麼不問問你小姨呢?”
他說:“想問,但不敢問,怕說漏嘴,說出當年尻過你。”
我笑了,說:“真是好孩子。來,我看看你的鷄鷄長多大了。”
然後脫下他的褲子,把玩著他那碩大的鷄巴。
說:“嗯,竟然長大了這麼多。你還記的當時怎麼尻的老師麼?”
他說:“嗯。記得。”
我說:“你想不想再尻老師我呢?”
他說:“嗯……老師……我尻米娜實在是……”
我說:“沒事,老師不怪你。米娜還說她是你大老婆,我說小老婆。可是按被你尻的順序,你尻我時,米娜還沒出生呢。”
米娜嘟著嘴,說:“那時候不算。帆哥哥那時候有沒內射你。”
我竟無言以對。
就說:“好吧。現在你帆哥哥要尻我這個小老婆了。你這個大老婆要不要指點指點?”
米娜做個鬼臉,說:“我能指點什麼?我要學習媽媽的技巧呢。”
我笑了,不在理米娜,和小帆模仿當年的情形,尻了起來。
大鷄巴就是不一樣,我的浴火很快點燃。
我開始叫床,要他使勁。要他揉我的乳房。
我的一次高潮很快到來,他還沒有射,我要他繼續使勁,他抽插的更猛了,下面啪啪直響。
溅出的淫液都飛到米娜的臉上。
米娜急忙說道:“呀,媽媽你流這麼多水,都溅我臉上了。”
我的心裡更加爽快,喘著氣說:“小帆……老師……老師我……我又要……夾你的……鷄巴了……你不要……說……說疼呀……”
他說:“老師……我長大了……鷄巴不會……被夾疼了……只會……爽……啊……緊了……要射了……啊……好爽……”
在我的第二次高潮,他也射了。
我癱倒在床上。他拔出鷄巴,躺在我身邊。
米娜看著我的陰部,說:“媽媽,你的屄有點黑乎乎的。”
我喘著氣,說:“你小丫頭,你的屄也給你帆哥哥尻黑了。等你像我這麼大,會比我現在還黑。”
米娜竟然又說:“我像你這麼大時,你的會更更黑呀。”
這小丫頭,沒治了。
我就放棄了不讓小帆尻她的想法。
還指點他們怎麼尻會更爽。
我自慰著看他們尻,還教會米娜自慰。
我們還變換不同的方式玩3P。
現在,我們三個還同床共眠。

0

主題

2958

帖子

3329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3329
發表於 2024-1-31 00:01 | 顯示全部樓層
Thanks and share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newhk148forum.com

GMT+8, 2024-2-27 02:29 , Processed in 0.0470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